欢迎点击宜宾赵一曼纪念馆!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 
  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学术研究 > 正文
赵一曼刚上学那会 读了一个月“望天书”
2017-6-24 9:09:50

一曼故居旧址。(宜宾新闻网 喻熹 摄)

赵一曼出身在一个封建地主家庭,家境优越,从小她就聪明伶俐,性格倔强,是个男孩性格。不禁不缠足,也不穿耳洞,在当地长辈和族人的眼里,她就是个不听管教的“疯丫头”。

一曼从小便向父亲李鸿绪表达了她想读书的愿望。父亲经过再三思考,决定让她上学。父亲为她请了先生,并让人安排先生住在横堂屋。横堂屋就是“三合头”房子两边的横屋的正屋,分做东西两厢。按照过去的习惯,请到家教书的先生又称西吸嘴,因为总是住在西边厢房中。一曼家也不例外,他们把西边堂屋的正屋打整出来做了学堂,学堂一侧靠吊脚楼的一间屋做了先生的居室。

她的第一个先生姓李,叫李相臣,是荣县五宝镇的人,年纪比她的父亲大,但看起来比她父亲强壮。一曼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小故事。

那得从《三字经》说起。李先生摆动着脑袋,长声吆吆地给她做了一次示范:“人之初,性本善。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然后,先生让一曼用食指点着书上的字,跟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念。谁知一曼心急,先生刚念到第一个“人”字,她就把先生刚才读过的“人之初,性本善……”一口气念了下去。

先生惊奇地看着她,心中暗暗地想,这孩子真聪明,能过目不忘。这时,一曼的父亲走过来,他关心女儿第一天的学习情况,先生看到父亲进来,站起来说:“鸿绪老先生,坤泰聪明,能过目不忘。”李鸿绪听了很是高兴。

不到一月,一本《三字经》教完了,一曼果然聪明过人,虽说不上是倒背如流,却也记得滚瓜烂熟。父亲当晚安排厨房做了几个菜,烫了一壶酒,特地请先生小酌一番。

当晚,父亲为了考考一曼,专门准备了一些小纸条,正反两面都写上了《三字经》上的字,让她识。一曼一字也认不得。父亲很惊异,先生也目瞪口呆。原来,一曼读得是“望天书”,只能背起音,字与音却对不上号。

当时的一曼羞得一脸通红,只认为读书好玩,一点不费力,事实上却并非如此。那天夜里,她哭湿了半边枕头,五姐和她同床睡,半夜里,她突然被一曼的哭声惊醒。

“幺妹,你哭啥?做噩梦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哭什么?”

“我哭我读了一个月的望天书。”

五姐笑了:“傻妹子,明天你不读望天书就是了,你望着书读就是了。”

“我读不来了。”一曼哭着说,“先生每天都是望着书教我的。”

“这都值得哭?明天起来告诉爹,让先生望着书教你不就行了。好了,幺妹,别哭了,睡觉了。明天好好读书哦。”

一曼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又一个月过去了,一曼再也不读望天书,一本《三字经》,她全部都记得下来。她高兴地对五姐说:“五姐,满本的《三字经》我全都能搬家了。”

(本文大部分文字摘自《我的校友——赵一曼》宜宾市二中校本德育教材)

 
 
 
 
 
CopyRight,YBZYM.CN,Inc.All Rights Reserved
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蜀ICP备17031451号